<noframes id="hbltj"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bltj"></address>
          小米網 五谷養身 小米最佳
          背景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 當前位置:小米話題 > 正文
          小米網 時間:2012年2月16日 10:42 人氣:13082 www.haotuocn.com 字號:
          摘要:昨天,老家的人來省城,捎來了一箱家鄉產的小米。早晨拆開包裝,一股清新米香撲面而來。黃澄澄的米粒,飽滿圓潤,抓一把在手里,撲簌簌如沙般從指間瀉下。煮了一些下鍋,不一會兒,滿屋便飄滿了誘人的香氣,并鉆出門縫,索繞在走廊里。我想,鄰居們也許都在忌妒是誰家的美味吧?

          家鄉的小米

          昨天,老家的人來省城,捎來了一箱家鄉產的小米。早晨拆開包裝,一股清新米香撲面而來。黃澄澄的米粒,飽滿圓潤,抓一把在手里,撲簌簌如沙般從指間瀉下。煮了一些下鍋,不一會兒,滿屋便飄滿了誘人的香氣,并鉆出門縫,索繞在走廊里。我想,鄰居們也許都在忌妒是誰家的美味吧?

          這香氣,馬上勾起了我一些關于小米的難忘記憶。老家所在的位置,在黑龍江與內蒙古交界處、松嫩平原的邊緣,耕地主要以漫坡崗地為主,沙石土質,很適合谷子生長。因此,雖然這種作物產量很低,但家家戶戶都種植,是當地主要的作物品種之一。每年開春,積雪消融,犁過的土地散發著清新的泥土氣息,村民將谷種均勻地撒在剖開的一條條壟溝里,再用一種農具將壟溝合攏上。這樣,幾場春雨,壟上就冒出了一趟趟新苗。遠望去,整片谷地就如一塊巨大的綠色的條絨布。這時,總有布谷鳥不知在什么地方不停鳴叫:布谷布谷聲音時遠時近。記得,幼小的我當時總為一個問題大傷腦筋:布谷鳥是怎么知道大家都在種谷子的,它怎么從不關心苞米和高粱呢?

          想著想著,就走了神,直到頭上“啪”地挨了一巴掌:“發什么呆,又把谷苗兒拔掉啦!”爸爸的斥責,將我從漫無邊際的冥想中扯回來。

          家里能干活兒的人手不多,放學后我常被大人抓來到地里拔雜草。但我實在分不清,哪些是稗草,哪些是應留下的谷苗,因此常免不了皮肉之苦。而且拔雜草這活兒,也真的很累人,開始還好些,彎著腰,但時間長了,就成了蹲坐在地上一步步向前挪。半天下來,就累得腰酸腿軟,望著前面看不到頭的長壟長吁短嘆,雙手也被草汁染成了墨綠色。好不容易挪到了地頭,又要折回來開始下一壟。因此,小時候夢中經常出現兩個痛苦的場景:一幕是在課堂上面對天書般的考卷;另一幕,就是蹲在田野里望著前面沒有盡頭的地壟溝。

          春天的云,白得跟棉花糖似的,一朵朵在天上跑得飛快,一邊不斷變幻著形狀,匆匆如趕集似的奔天邊去了。有時偷個懶兒,躺在壟溝間伸展酸麻的腰肌,簡直舒服極了。閉上眼睛,對著暖洋洋的午后的太陽,眼前紅通通的一片,能看到眼簾上細紅的游絲在滑動……又開始神思飛揚起來。

          多少年之后,當我看到在馮小剛的電影《集結號》里,主人公的名字叫谷子地時,眼前立刻浮現出家鄉那一片片波濤起伏的沙崗地,似乎能聞到那青青的野草的氣息,感覺真的很親切。

          相比之春種,秋收的活兒更艱苦。九月中旬,谷秸便開始發黃了,沉甸甸的谷穗垂下來,隨著漸起的西風東搖西晃,給人隨時就要折斷的感覺。這時候,大人們已經把彎月鐮刀磨得雪亮,走進谷子地。左手握住一把谷子的腰部,右手揮鐮刀在齊根處往回一摟,沙刺一聲脆響,就割下來幾十棵。然后再把割下來成片的谷子打成捆,幾捆立著碼在一起,一排排沿壟溝延伸開去。在秋日的驕陽下,這些谷捆要在地里晾曬脫水。谷子熟了,成群麻雀趕來聚餐,地里扎綁的幾個假草人形成虛設。只有當人接近時,這些貪吃的小家伙才像爆炸了似的,呼啦一聲四散而逃。

          谷子拉回到場院之后,再經過碾、揚、篩等幾道工序,農戶就收獲了黃黃的小米。脫粒后的谷草,可以燒火做飯,切碎了喂牲口,還可以苫蓋屋頂,冬天很保暖。

          那時候,小米是農家的主要口糧。一天從早到晚,除了苞米面、苞米粥,也就是它了。在農村最流行的一種吃法,就是撈小米飯。將小米下鍋添水煮熟,然后掀開鍋蓋,用笊籬把煮得開花的米粒撈出來,放到一個盆里,再放到鍋里蒸一下,就是小米飯了,甜香綿軟。不知是誰最先發明,反正大家都在這么做。做飯過程中,會產生大量的水蒸氣,廚房里白霧彌漫,只聽見聲音,看不到人。去別人家串門,如果看到屋里有騰騰水汽涌出,人家八成就是正在撈小米飯。這時就要咋呼一聲,不然冒失闖入,說不定會撞到人身上。

          撈小米飯濾出的米湯非常好喝,小孩子動不動就喝幾大碗,弄得肚子鼓鼓的,一走起路里面就咣咣地響。

          至于小米粥的營養,自不必多提。婦女坐月子,病人術后補養,都少不了它的。

          去年,曾給客居廣西北海的父母捎去了兩箱家鄉的小米。不久后在電話中老人說,他們做了撈小米飯,很好吃。同時還婉轉地提出,希望能找機會回老家一趟看看。小米,勾起了他們濃烈的思鄉之情。

          不過,據這次家鄉來的人說,現在的鄉村,已很少有人吃小米了,偶爾吃也是熬成小米粥喝。也許,撈小米飯的技藝早都失傳了吧?而且,如今種谷子的人也不多了。由于產量低,大家都改種畝產一兩千斤的大苞米了。

          我不禁有些悵然:春天,在那些沒有了谷子瘋長的田野上,還會有布谷鳥唱歌嗎?

          黑龍江日報 曉 晨

          標簽:家鄉的小米、清新米香、小米的記憶、谷子
          宣傳地址:http://www.haotuocn.com/topic/article.asp?id=224 復制
          推薦159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已有8條評論,點擊查看參與評論

         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,勿發表惡意評論、廣告或違禁詞語。

          熱門文章
          淘寶網快速充值窗口:

          最新文章
          小米網 | 關于小米 | 小米話題 | 小米文化 | 小米品種 | 小米加工 | 谷子種植 | 小米商家 | 小米標簽 | 問答 | 搜索 | 合作 | 小米 | 粟米 | 小米粥 | 網站地圖
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20 www.haotuocn.com 小米網 版權所有 浙ICP備13031746號-1

          友情鏈接: 杭州活動策劃公司杭州年會策劃公司杭州模特公司
          男女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